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毛江华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用友NC公关总监 中北大学软件学院客座教授 IT评论员、资深传媒人 曾任《计算机世界》首席记者 中国产业报协首届十佳记者 中国产业经济新闻一等奖获得者 搜狐IT十大博客 新浪科技博客百万俱乐部成员 E-mail:maojianghua2009@gmail.com

网易考拉推荐

中关村程序员暴富神话为何终结  

2010-04-13 20:25:56|  分类: IT原创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一位做IT的年轻记者问我,为何近几年中关村的程序员暴富神话不再?我想了想,没敢回答。回家再想了想,总结几点:1、个体开发模式已被协作开发模式所替代;2、免费商业模式的兴起,在颠覆或者重塑程序员的价值;3、服务为王的互联网时代全面取代产品为王的PC时代;2、技术已被资本所俘虏,它只有和资本相结合,才可产生神话。所以,纯IT技术人员,想要暴富,越来越不可能。

对于那些曾经在中关村靠产品技术创造神话的人,王江民、史玉柱、求伯君、鲍岳桥、王志东们,不论兴衰荣辱,我们始终尊敬。下文是上周末应《新世纪周刊》王小冰女士之约,撰写的缅怀中国第一代程序员王江民的文章,文章刊于财新网后,过于严谨理性,和我原文风格不一样。 特将我粗糙的原生态缅文,与各位IT界的好友共享,让我们一起追忆那个程序员英雄辈出的IT似水流年。

 

羸弱的躯体已逝,彪悍的灵魂永存——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致敬,王江民

国际知名反病毒专家,中国光机电专家,北京江民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,59岁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文/毛江华

 

2010年4月4日9时20分,王江民因病在北京逝世,年仅59岁。

 

从4月4日中午起,新浪微博上的众多IT人都在转着这一消息,大家唏嘘不已。在中国通用软件业,在中国反病毒领域,在中国程序员群体中,在中关村知识英雄造福过程中,王江民一直是一个符号式的传奇人物。

 

一位小儿麻痹症患者,初中毕业,从一名街道工人,自学成才,成为了一名拥有包括国家级科研成果在内的各种创造发明20多项的光机电专家;1989年,以38岁的高龄开始接触计算机,两年内成为中国最出色的反病毒专家;45岁只身一人独闯中关村,在白颐路上的两间小旧屋子中推出KV系列反病毒软件,不到两年就占据了反病毒领域80%的市场份额;一位从来没有学过市场营销的朴实的程序员,创造了中国正版软件用户近百万、销量中国之最的奇迹。

 

   “在互联网安全这个江湖,有的人可恨,有的人可怕,有的人可敬。而王老师绝对属于第三种。”一干圈内人如此感慨。王江民逝世,他的朋友,他的对手,纷纷在第一时间发了唁电,金山、瑞星、微点、奇虎360、冠群金辰、联想网御……王江民一生的作为,证明了无数的格言。“知识就是力量。”“有志者事竟成。”“天才在于勤奋。”“英雄不问出处。”“只要功夫深,铁杵磨成针。”

 

   自从这个外省人1996年9月15日在中关村踏上白颐路后,无数关于他的故事便从村里村外流传开去。最经典的一个是,王江民被《电脑报》的高宁(王江民的第二任妻子)催促到北京后,他口袋里所揣着的那一套软件,7日之内,狂赚150万元人民币。那是在一间30多平米的屋子中,连接3单,每单50万元,而来北京之前,他的第一代版本标价2万元,无人问津。

 

   那时候的中关村尘土飞扬,白颐路两旁正在施工改造,这个外省人陶醉在挣钱的快感之中。他被媒体追逐,他在高校演讲,其场面之火爆,其磁场之巨大,类似今天的马云。当时最权威的IT媒体《计算机世界》中最火的栏目就是“软件编程”,很多软件编程人员,都渴望成为下一个王江民,史玉柱,求伯君,鲍岳桥,王志东。

 

   在清华大学演讲时,王江民用胶东普通话对崇拜者们说:“你们只要下苦功夫,开发一些新东西。中关村这个地方,是个东西就能卖,是个好东西人家就会抢着买。”那个时候,王江民的KV软件,就是中关村里最牛掰的硬通货。村里有这样一个段子,王江民的一位老同事到北京出差,王江民去看他,发现他住在一个招待所改造的宾馆中,就给了老同事100套KV,这位同事拿到连邦店直接换了8000元人民币,可以买当时北京4环附近2平米房子空间。

 

   “在中国程序员中,王江民是成就最大的一个。” 计世资讯总经理曲晓东如此评价。在王江民到北京之前,反病毒领域刚刚起步,还没有市场化,更谈不上一个产业。

 

当时的技术人员基本上是拿硬件来对付病毒,称为“防病毒卡”,王江民第一个对此提出质疑,因为病毒已经开始通过软磁盘的方式向外传播,“防病毒卡”对此束手无策。1994年,王江民将自己写的程序起名叫“KV100”,意思是可以杀死100种病毒,相对于硬件“防病毒卡”而言, 软件“KV100”是以针对病毒,与时俱进地进行升级,所谓“魔高一丈,道高一尺”“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”。

 

“KV”敲响了“防病毒卡”的丧钟,成为了中国反病毒软件的重要源头之作。王江民“反病毒事业”一日千里,金山、瑞星、微点也轰轰烈烈地搅入到这一充满刺激领域当中去。从这个意义上讲,王江民之于中国安全软件业,犹如柳传志之于中国PC业,任正非之于中国通信设备业。所不同的有两点:王江民走的是“技、贸”,柳传志走的是“贸、工、技”,任正非走的是“技、工、贸”;王江民的事业最终没有走出“作坊式”领头羊的宿命,而柳传志的联想走出了国门,任正非的华为排名在全球通信设备业的第二。无疑,这和中国软件业自身发展的缺陷有关,也和中国安全软件业集体浮躁有关,更和他的个性有关。

 

最终, 这位红极一时的知识英雄,逐渐地在IT江湖中被边缘化。2003年后,瑞星、金山开始超越江民。据一些分析机构的数据,2009年,江民的市场占有率,从早期的接近90%,下滑到10%左右,瑞星的市场占有率将近40%。而周鸿祎奇虎360安全软件全面免费模式推出,不仅震荡了整个安全软件业,更是给众多的程序员们带来了心灵的震撼,我们究竟该用什么来衡量软件的价值?

 

王江民进入到软件行业纯属偶然,为了偷懒教育上小学的孩子,王江民将中国第一套按照教学大纲进度要求,编程了一套一二年级数学、语文教学软件,按照与《电脑报》分成的方式,换取了大大高于他工资的第一桶金的800元人民币;王江民进入到反病毒领域也属偶然,用户的机器使用他开发的工控软件,因为感染病毒不能正常工作,他用Debug手工杀病毒,跟着是写一段程序杀一种病毒。

 

 但王江民在上个世纪90年代中后期的成功却是必然。这个自幼因小儿麻痹症导致残疾的山东汉子,最喜欢前苏联作家高尔基的一句话:“人都是在不断地反抗自己周围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。”拖着一条残退,他爬山,骑自行车,跳进冰冷的海水里考验耐力,他以无比强大的精神力量,像苦行僧般,一样驾驭着有残缺的肉体,在人生的途中实现了一个又一个不可思议的奇迹。

 

以38岁为分界线,他的前半生,是中国青年人身残志坚的楷模与典型,他小学四年纪学会了熬夜,熬出了双波段八个晶体管的收音机、无线电收发机以及电唱机;他工作一年,成为工厂的技术骨干;他28岁,被评选为全国105个新长征突击手标兵之一;他30多岁,成为中国光机电领域的专拣。他的后半生,是天才的程序员,成功的技术商人,安全软件业的奠基者,阳光的隐形富豪(江民软件虽未保持领导地位,但王江民早期买的办公楼们价格暴涨,租金所带了的利润远高于软件业),乐于助人的慈善家。

 “成败就在瞬息之间。但无论今后怎样,毕竟我们曾经成功过。”王江民曾经这样说。回想起十年前的那个秋日,瘦削的王江民,在中关村的一家小店和几位记者们吃完中餐后,拖着残缺的身子,一瘸一拐地离开的情景,大家的眼眶同样湿润。

    2010年4月8日,王江民遗体告别仪式在八宝山公墓举行。羸弱的躯体已逝,彪悍的灵魂永存——走好,王江民!致敬,王江民!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62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